百草霜

《Black Contract:黑色契约》

演唱:张继科&马龙(feat.刘诗雯)


你可否放下偏見,真正用雙耳去聆聽,用心靈去感受他們的聲音?

如同探索這個世界的本源一般,去探索他們的可能性。


2016年,張繼科與馬龍再度聯袂魔幻巨制《第八號當鋪》。

與此同時,兩人特地為本劇獻聲主題曲《黑色契約》。


在歌曲正式錄製前,網路上便不斷傳來反對的聲音,質疑之前專注于抒情曲風的兩位歌手的聲音能否傳達出歌曲的神秘色彩。


但令我們欣慰的是,他們做到了。

韓裔美籍製作人作曲家JAY CHONG與新銳作詞家黃俊郎為劇集量身定做的《黑色契約》,以暗黑神秘的哥特式曲風,搭配詭異殘酷意味十足的歌詞,在兩位主演的演繹下煥發出最絢爛的光彩。


歌曲一開始便是女主演劉詩雯特別獻聲的驚艷花腔女高音,神秘而凄艷的音色將我們引入不為人知的魔幻世界。

隨之而來便是張繼科沉著穩定卻不帶一絲情感的聲音,一字一句,沉鬱得猶如黑夜里最濃稠的一抹色彩,被一筆筆附著于夜空中,仔細渲染夜色般一句句拼湊歌曲的第一部分。歌詞原本便是以劇中繼科扮演的角色的視角所描寫的,繼科的歌聲正如老闆的形象一般,冷漠而決絕,邪異而神秘,表達出對於人類貪慾的蔑視嘲笑。

而歌曲的第二部分則由馬龍負責,低音部分不同於張繼科的低沉壓抑,本身音域偏高的他反而演繹出拉扯車嘶啞的感覺。而在高音的部分,馬龍一改之前歌唱抒情曲的溫暖的迷幻嗓音,而是特地為了本曲首次換用“缺氧唱法”,使得原本奇詭的歌曲氛圍變得尖銳而冰若刺骨,仿佛黑夜中的一輪圓月。正如繼科的演唱,馬龍的聲音則對應他在劇中扮演的白神父這樣一個神秘卻富有正義感的天使形象,第二段歌曲雖然歌詞仍舊是老闆視角,卻因馬龍的演繹反而更像是神父對人類性格弱點的歎息悲哀,與對於老闆助手之流的惡魔的反對與控訴。

緊接著便是繼科酣暢淋漓的一段說唱,整段rap如暴風般襲來,一氣呵成,盡情體現憤怒與激情,體現角色深入骨髓的惡與罪。而本段唱詞在歌曲中承上啟下,為接下來兩人的主歌合唱鋪墊,如同暴雨降臨之前,雲層間的電閃雷鳴,意指劇中兩位不同立場的主角高潮酣戰前的蓄勢。

最終兩人的激情合唱,兩道聲線的碰撞,將歌曲最本質的厄然與偏激,癲狂與荒涼全盤托出,傾瀉而來。


兩位歌手的聯合演繹,以及詩雯的配合點綴,使得原本單純黑暗神秘風格的歌曲更富有戲劇性與內涵,歌曲的張力亦超凡脫俗,使聽眾仿佛身臨其境,是在親眼窺視黑夜中惡魔與天使,正義與邪惡,光明與黑暗的正面碰撞。

歌曲陰沉壓抑,卻又淒涼絕美,飽含了窒息般的荒唐迷離與精細的美感。

支離破碎的陰暗氛圍,禁錮桎梏的絕望感,層疊的迷霧,蒼白的真相,孤立無援與陰影籠罩。


這一次,我們相信它能震撼你。

《黑色契約》,等你等揭開這個世界的真相。


————————————————————————


《第8号当铺》

主演:张继科 刘诗雯 马龙


    神秘流传于千古,存于空间第四度。

    八号当铺不归路,只有典当不能赎。

    故事开始于一个流传千百年的传说,相传只要找到第8号当铺,无论任何需求,都能够如愿以偿,但必须付出等值的代价。第8号当铺其实是黑暗世界的主宰─黑影的阴谋。黑影利用人类无尽的贪婪和欲望,引诱人们前来交易,最终是想收取人类的灵魂,达成控制世界的目的。当铺老板由黑影亲自挑选,一旦成为当铺老板,除了可以预知未来和长生不死,更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但绝不能动的便是当铺里客人的典当物。


因马龙的人物形象我所使用的照片素材是禁止二改的,我已经将带有马龙造型的图片全部删除,现只保留继科和枣儿的两张单人图。如果我能要到作者授权再放回来。


————————————————————————

杂七杂八:

1.首先没想到之前痴心绝对的作品这么受大家欢迎,评论来不及一一回复,还是感激大家的支持。

2.因为这两天突然想重温第八号当铺,就突然开了个脑洞。但是我觉得这次的很正经吧,至少比起上次的来没那么有病?

3.枣儿的照片真的很难找,网上搜基本都是比赛时的抓拍和自拍。找了好久才敢用这张,本来想给她再换个发型,但是我太懒了(等。

4.八号当铺的三个人的造型都是找的图片合成的,。龙队的个人觉得最顺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第一个做的。科科的还是感觉比例有些怪,枣儿的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看久了像是迎宾小姐,就当是我偏心mlgg吧。

5.马龙的照片来源:照片上的署名是keyomi_。不知道作者的微博是什么,好像就是署名。獒龙的照片原图作者署名是:park yu。这个真的不太记得清作者微博了。我记得这两张照片好像没说不能二改,如果作者说了不允许二改请评论或者私信我,我会删除的。

6.八号当铺的图其实没有特别仔细地做,本身风格就不是我擅长的,加上我真的挺懒的(。剧情简介来源百科。其实本来想了一段剧情打算写了一起发的,但是构思了一段觉得太长了就懒得写了(。

7.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觉得我上次的图做得很真实...所以这次选择把《黑暗契约》的图做得比较艺术化风格化一点,我觉得还是有些汤不热风的。而且好像很多人觉得我上次的文案吹过了?我这次写了更长的(摊手

8.第三张那个歌词的那张是动图,不知道穿上了还会不会动。两个人的瞳色会变化,kk的蓝色可能看不出来,因为做得太明显好像不太好看。mlgg是黄色的,做得比较明显。

9.这两天想了几首歌的灵感,有时间会慢慢做出来。大家有好梗也欢迎提出来呀!

10.说了这么多,其实重点是!ALA!为什么!没有!第八号当铺au的文!我从来没有在lof里刷到过!天使与恶魔相杀相爱我觉得好带感啊!难道没有大大愿意写一下吗qAq

不然kw或者兄妹的cp其实我也吃得下啊!(。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啦,估计我这么懒不会一一回复了,在这里先和会评论我的你表达爱意(๑ơ ₃ ơ)ﻌﻌﻌ♥!么么哒!



《Absolute Infatuation:痴心绝对》


他,是白玉般空灵如水的轻吟浅唱;他,是黑暗里掷地有声的一声嘶吼。


十年之前,李圣杰深情唱出《痴心绝对》,让曾经有过类似经验的人们心有戚戚焉。

暌违十年,内地人气偶像马龙重新演绎。所幸,这次我们听到的不是他的单声独白。


相较马龙悠扬婉转有如梦境深处传来一声问候的透明声线。张继科的声音也许更多是隐忍低沉得如同夜深里静睡千年的古木。

也许不似原唱悲伤“致郁”的演绎方式,他们的表演也许更加温暖,更加“治愈”。

他们不是悲痛欲绝的失恋者,他们是充满希冀的追恋者。


两道声线,在悲伤深情的曲调中层层叠叠。

时而琐碎时而连绵的吐字,亲切得如同一封寄往初恋的情书,如同一段赠予听者的笃定祝福。

想爱继续爱,想唱继续唱。

他们是亲爱的偏执狂。


2012,从心出发,偏执演绎。


——————————————————————————————

一个有病一样的构思。


两个人的公司名字来源于微博@Captain音乐传媒有限公司。

专辑第二个版本的封面所使用的人物图片素材来源于微博@松溪大曲。但是觉得效果太差了,不忍心单独放出来。

文案真的写不来,粉丝滤镜真的有点不够用了(不是

最后两张图是一时兴起hhh

btw,有没有大大知道windows系统怎么安装使用萍方字体,安装了但是在ps里找不到惹qAq


想不到这图产出来的用处,最多当个头像吧2333

就酱。


iOS也认不出我奶龙和里约龙是一个人🌚🌚🌚

獒龙獒:似是故人来


灵感来源于b站獒龙同人剪辑《似是故人来》

up主:米豆酱/av号:av2878707


摘取“恨台上卿卿或台下我我,不是我跟你”与“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两句,分别对应码隆和饥渴。

主要是想表现一个继科多年后他乡归来,冒雨乘船前去看马龙在社戏上表演的故事。

图库不大,找了很久实在找不到两人适合的图,取了两张个人觉得目前看到最合适的照片来做。


单人图是手机壁纸的尺寸缩小了,喜欢的盆友可以直接拿去做壁纸(不过也没人想要吧233

因为手机和电脑的色差所以做了两个色调的版本,原谅一个pser的强迫症hhh


做得也挺赶的,很多细节也没做好。


最后,致最登对的他们吧。


獒龙獒丨词集:落花流水

*标题:落花流水
*cp:獒龙獒无差
*篇幅:短篇/系列
*灵感:陈奕迅《落花流水》
*清水无肉
*现实背景
*文中设定一人已婚 雷者慎入
*觉得ooc都是我的错(;´༎ຶД༎ຶ`)








—·—·—·—·—·—·—·—




01


“龙指,有你的快递。”
转头才看见小胖抱着两个包裹走进来。
原来外面的天色已然暗了。

拉着小队员教得认真,竟没有发觉其他人已经走光了。


“先去吃饭吧。明天你自己再练练看……”低声嘱咐了身边练习的小队员几句,马龙才肯往小胖的方向走去。
“哪个是我的?”他挑眉看向小胖。
“喏,上面这个。”说着小胖又憨实地笑开来,“下面这个大号的是我网购的零食。”


“少吃点你,最近你对形体管理有点松懈了啊。”马龙好笑地说他一句。
说着拿起自己的快递:“谁寄的?”
“还能谁,继科哥呗。”
话音刚落,果然看见了龙飞凤舞的“Zhang·Jike”。
马龙凝肃的表情这才缓和一些。


这么算起,原来距两人退役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退役后,马龙安心留下来继续执教。反观张继科,却背起行囊说要去旅行。
他走后每隔几个星期便要寄来一个包裹,地址是次次更变的五湖四海。里面装着一些洗印出来的照片,附带一个莫名其妙的小玩意儿,莫名到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有什么用意。
他说是寄给大家分享自己的,可是收件人那一栏,填得总还是马龙的名字。




抬起头却看见小胖还站在原地,双眼巴巴地盯着自己。
“怎么了?”马龙笑起来。
轻轻浅浅的,只是安静地扯起嘴角,双眼还是炯炯地睁开,一脸好奇盯着小胖。
小胖也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想看看继科哥寄了啥玩意儿。”


马龙于是转身走向最近的球台,把包裹放在球台上,仔细而翼翼地拆开。
打开后印入眼帘的果然是好几张拍立得照片,整整齐齐堆成一叠。
马龙轻轻地把它们捻出来,一张一张仔细地看过去。


都是张继科站在风景里笑得畅意。
马龙于是对着小胖说:“你看你继科儿哥多自恋,好好的风景他偏要站到当中儿,丑死了。”
“你看这张,一看就是出了神儿,不知道想着什么呢。也就他了,花钱出去还不好好玩,整天傻了一样。”
可是你明明笑得挺开心的。小胖瘪瘪嘴,没敢说出口。


翻到最后一张,马龙饶有兴趣地凑近了看。
这上面没有张继科,只有一河乍融回暖的春水,水面轻轻荡着几片零落的花瓣。水面的尽头明烁着暖红色的光斑,马龙于是相信这是将暮的时刻拍下来的。
“这张好看,我喜欢。”马龙说着,又兀自地笑起来。


他头便高高的仰起,双眼弯成两道缝,嘴巴放肆地张开来。
脖子微微缩着,双肩一抖一抖地颤动着。
如果是张继科站在他身边,他一定会跟着大笑出声了。
他说他最喜欢马龙这样笑起来。


可樊振东不是张继科。
反而觉得微微的心酸:马龙哥好久没这么笑过了。
小胖摆不出任何表情,低下头又扒拉过那个拆开来的包裹,却看见底部还装着什么,被气泡膜细致地包裹了一层又一层。
“这啥玩意儿啊?”


便掏出来,捧在怀里快速地解开缠裹的气泡膜。
马龙早已把几张照片又方方正正地理好,小心放置回包裹里,此刻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小胖手里的动作。


当外裹终于被解开,在重重叠叠里显露出的是一块透明的质感。
小胖疑问着捧着看,是两块玻璃拼合在一起,中间夹着一片桃色的花瓣。
头顶的照明灯直直把银色倾泻下来,照得这块玻璃制品熠熠生辉。


马龙微微皱眉,两道眉毛朝两边下塌着,似乎是很无奈了。他谨慎甚微地将那东西从小胖手里拿过来,翻来覆去细致地看。
“是纪念品吗?”马龙不得其解。
“谁知道。微信上问问呗。”小胖噘着嘴,看看那块玻璃,又看看马龙。


马龙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有些东西,问清楚了就没意思了。”




02


早春的伦敦原来还是有些雾的。
张继科这么想着。当时的他正摇摇晃晃,荡悠在泰晤士河虚晃的上方。


这雾其实来得也并不浓烈,张继科甚至还看得清两岸翩延长久的景色,也看得见河面倒映出的两岸延绵。
可这空气里偏偏是有一层乳白色的成分,隔离着张继科和整个伦敦。
像是时时刻刻提醒他:他是旅人,而非故客。


导游那些听不懂的长短介绍时不时地蹿进耳朵,张继科努力地在脑海里翻译它们,最终终于颓败地选择不去理她。
他坐在座位上,感受早春尚带冷意的微风,午后的阳光也直直地映在脸上。
张继科顺着这股柔和的意味便出了神。
直到咔嚓一声,他才朦胧地缓过来。是同行的友人拍了他一张照片。


他白了友人一眼。
然后愣是把相机抢了过来,调出刚才拍的照片。
“挺帅的,回头给我洗出来啊。”说着大手一挥,又把相机塞了回去。
“嘚瑟。”友人吐槽回去。


张继科不理他,侧过身子看延岸的景色。
游船似乎驶出了市中心最繁华的路段。
看不见高耸挺立的大厦,看不见雄伟壮观的教堂,也看不见琳琅满目的高级商店。
两岸一路绵延起花树,其后更多的是用色朴素的民居。


他看着友人倾出身子,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拍了几张照片。
每当这时候,张继科就觉得,自己是当不了的摄影师的。
“多好看啊,落花流水。”友人把相机递到自己面前。


张继科看看照片,又转头看水面。
泰晤士河原来也并不那么清澈,大城市的人们好像都学得会污染的技能。
碧流濑石之间,果真有片片被风吹落的花瓣,研磨着水面,自在的飘荡着。
悠悠地,它们一同随流赴往夕阳坠落的方向。


“才几月,怎么就有花瓣掉了呢。”张继科喃喃自语。
“谁知道,也许这种花就是这时候掉呢。”友人不以为意地答道。
张继科面无表情的,似乎发着呆。
兀然地便笑了一下,他稍稍起身,一只手撑着栏杆,一只手已经触碰到水面。
船行过萋萋淋漓的花瓣间,张继科趁机拾了几枚上来。


“干嘛啊你。”
张继科捧着几瓣花细细端详,然后笑着问身边的人:“你知不知道怎么做标本啊?”
友人皱着眉,打量着他的脸:“有病?”




晚上洗完澡,友人看见张继科果真穿着浴袍坐在桌前,捧着手机看着什么东西,面前一堆杂七杂八的玩意儿。
“来真的?你什么时候改行当生物学家了?不写诗了?”
张继科不耐烦地挥挥手:“别吵吵。”
然后又全神贯注盯着手机,嘴里面念念有词:“往塑料杯里倒入固化剂,至3/4英寸……”
“诶,这3/4英寸是多少啊?”


友人翻了个白眼,一个回身躺上床:“不管你了,我睡了啊。”
自娱自乐的张继科这才抬起头,盯着友人:“你这句话真可爱。”
“你…什么意思?”友人抓紧了被子:“我不搞男人的。”
想想又补了一句:“也不能被搞。”


张继科笑笑,骂了一句傻逼。又低头盯着手机。
他其实是想说,你这句话真熟悉,有个巨可爱的人也说过这句话。
也是在伦敦,在2012年,一个不起雾的夏天。


2012年,这么想着,好像也是很久之前了。
那年,他和那个人,各自拥有了人生第一枚奥运金牌。
马龙。


当时的他在庆功宴上喝醉了,一路是被马龙搀扶回房间的。
一屁股坐在床上,马龙气喘吁吁地坐在自己身边。
其实一路颠簸,自己已然有些清醒了。可是他偏偏任性起来,想凭着最后一点醉意,多靠会儿这个白白净净的男人。


马龙也任由他靠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久到张继科真的要睡过去了。
他沉沉中听见马龙一声呵欠。接着被枕着那人便抖抖肩膀,似乎是要摇醒自己。
然后,张继科听见马龙嚅喏的声音:“继科儿,不管你了,我要睡了。”


马龙于是真的将张继科的身子扶成平躺的姿势,站起身又替他脱了鞋。
张继科以为自己那时候真的胆大包天了,装作还在醉酒的状态,胡乱摆着手,嘴里还喃喃念着:“龙崽,龙崽。”
“在呢在呢,怎么了?”马龙回身。


张继科半睁开眼,故意混淆不清地开口:“龙崽,我有话跟你讲。”
马龙嗯了一声,竟真的乖乖弯下身,把耳朵凑近继科的嘴边。
一股温热忽而袭来,张继科觉得自己手心里的汗冒个不停。


想了想真的狠下心,决定一鼓作气,直接说了吧。
张继科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唇齿微启……
在马龙的耳边打了一个深沉的酒嗝。


马龙一屁股坐在地上,咯咯地笑起来:“继科儿你别逗我。”
张继科自己也懵了,在心底骂自己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再想开口时,张继科发觉那句话自己怎么也说不出了。
马龙捧着肚子站起身,一脸笑意看着他:“差点忘了,我还要去洗澡。”


躺在床上,听见卫生间的门哄地一声关上。
于是,伦敦的八月,张继科看见自己的眼前浮起一层雾。




03


马龙心情很好的回到宿舍。


从抽屉里取出一本相册,再抽出那些照片一一放置进去。
这本相册是继科第一次寄回照片时自己买的,他知道继科还会再寄来别的照片。
照片也总该有个地方放呢。


接着,又把那莫名的玻璃工艺品放上架子,挑个好看的角度摆置上去。
这架子原本是给自己放那些手办的。但后来手办都放回家里了,马龙于是把张继科寄来那些奇葩玩意儿都摆上去。
偶尔一抬头,就能看见那些东西摆放在自己身边。
就好像继科也一直在自己身边。


听见敲门声时,马龙还在望着那一柜东西出神。
念着是谁大晚上了还跑过来,打开门的刹那却愣住了。
是自己怎么想也没想到的人。


是妻子。




“你怎么来了?”马龙瞪着眼,仿佛做梦一般。
“想你了,就来看你啊。”妻子拎着一个保温饭盒进门,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马龙关上门,笑着从身后拥上去:“给我带的什么。”


“鸡汤。”她把饭盒搁在桌子上,“你干嘛呢?”
“没有,继科又寄照片回来了。我把照片放相册里。”
“哦。”妻子应了一声,脱开马龙的拥抱便自顾自坐下了。
“怎么了这是。”马龙又搂上去,亲昵地将脸埋进妻子白腻的颈间,“我老婆怎么吃起男人的醋来了?”
久久没有回应的声音。


“马龙。”
妻子的声音突兀响起,在灯火阑珊的房间里。
“我怀孕了。”


马龙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愣住。
反应过来时,自己紧怀妻子的双手已然抖得厉害了。
“真的啊?”声音里已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心情。
看见妻子顿首时,笑声早已于思绪先前飞了出来。


一如相册翻至的这一页,落花流水。
一如所有璀璨的花莹跌落进匆忙的流水,如同所有天上的星光跌进爱人的眼眸里。
那些粉扑扑的花色啊,逐浪寻去远方最后一抹夕阳。
像一株花终于寻到了此生的美好。




04


友人的鼾声已经响了很久。
张继科借着台灯昏暗的光色欣赏自己完成的作品。
马龙会喜欢吗?他想。


他把玩了一会儿,便把它放在一边。
摊开日记本,张继科大笔一挥,在首行写上:
“2022年3月21日。伦敦。有雾。”


顿了几秒,他继续写着:
“伦敦的雾并没有那么浓。”


“我今天亲眼目睹了一副落花流水的景象。”
“我一直不知道也有春天落花的景象,可我今天见到了。有人说也许有些花就是这个时间落的。而它偏偏被我遇到了。”
“就像很多年前的你,正好被我遇到了。”


“你听过吗?”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也许故事真的是这样,也许你和我注定是彼此生命里一节曾经的回忆。也许我只是为了把这么美好的你送往更美好的未来。”


“水点蒸发变作白云,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你看这样的结局好吗?你在泥土里生根发芽,而我终于蒸发成天上的云。多像我们,像你终于成家,像我还在漂泊。”
“可是,马龙。我还不满意。”
“如果我的爱更浓烈一点,我是不是能变成雨,仔细淋在你身上。”


“马龙,我于是要往你寄向一瓣花。”
“是我亲眼注目,它脱离枝桠,脱离泥土。是我亲手将它半道截胡,在它能够住进尘泥之前。”
“是我亲自将它馥郁的芬香与柔润的形状封存进玻璃,再让他途径上万公里去到你身边陪你。”
“马龙,它真的很美,我想你一定会喜欢。”
“因为它就是你。”
“被我深情注视,被我时时挂念,被我一直喜欢的你。”


“那个永远年轻,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你。”
“那个再回不来的你。”


划上最后一个句点,却突然有眼泪仓皇地滴在笔迹上。
张继科反射般地用手一擦,于是被渲染的墨色糊涂成一片纠缠。
像是已然模糊的荒唐时光。


伦敦的雾也许的确很浓。




05


寝室的床对于一对人来说的确很挤。
马龙睡不着,寝室的灯便关不上。


手机叮咚一声。
原来是小胖在微信上给自己推荐了一首歌。
“哥,你听听吧,挺好听的。”


“陈奕迅…落花流水…”
马龙喃喃念出来,点了播放。
歌声于是悠扬地塞满狭小的宿舍。


马龙偏过头,果然一眼看见那个玻璃制品。
凝尽水色的瓣花还在灯下淌着河浪的歌声。


“怎么了…”妻子的声音模糊地传来。
马龙因此退出了播放界面,放下手机,又挣扎着伸长手关上了灯。
借着月光,在妻子尚未睡熟的脸庞覆上清浅一吻。
“晚安。”




张继科也许终生没有想到,马龙是能够模糊解读他送去的每一份礼物的意义。
正如他没有想到,马龙确实知道那饱满的打嗝声取代了原本该说出口的哪三个字。


或许他即使知道了,他也只是会笑着说:“马龙看似乖,其实他一点也不乖。”


也许他和马龙之间永远应该隔着一层浓雾。
把彼此的美好样子隔离在远去的年少时光。


也不要费尽心思再去追求些什么了。
毕竟,有些事情,问清楚了就没意思了。


如此而已。




fin.




—·—·—·—·—·—·—·—








第一次在lof发文,很多东西还不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在评论里留言指教,谢谢。


本文应该是属于“词集”系列的一篇,每篇应该都是同一背景设定的独立短篇。


不知道对于马龙已婚的设定大家感觉怎么样,总担心有人以此为雷点。
本身不太想解释,有关于本文或者本系列的背景,人物,情节,希望更多的是由读者自己去读完全篇之后得到联想与感悟。但为了避免误会,特地解释:
本文设定中,马龙对于继科的感情始终保持在友情的范围内。所以,结婚并没有算是骗婚,希望大家理解。


个人文风较为委婉,对于两位北方糙汉子,总担心这样的文风不适合表现他们之间的情感。
在本文编写过程中纠结文风纠结了很久,导致文章前后可能不是那么顺畅,请见谅。


文章中大部分描写都来源于个人臆想,地理和生物都很差。
不知道三月的伦敦是否真的有雾,也不知道泰晤士河边是不是真的有三月即落的花。
但宁愿相信世上也许真有这种巧合,正如宁愿相信他们之间也许真有一些别样的情愫。
至于真相如何,我想我也不愿去探究。
毕竟,有些事情,问清楚就没意思了。


以上。




by:一个话很多的作者


ps:入圈不久,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组织可以投奔,最好大家可以一起吃吃糖聊聊文的那种,大家可以给我推荐下嘛✧⁺⸜(●˙▾˙●)⸝⁺✧